鬼故事大全

更多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鬼故事 > > 海贼王之帝皇巅峰,张震:把鬼故事讲到电影里,郧县政府信息网

海贼王之帝皇巅峰,张震:把鬼故事讲到电影里,郧县政府信息网

作者:恐怖鬼故事  时间:2017-11-24 16:31 标签:
336x280, 创建于 10-8-19 广告位

 

[摘要]往日在电波世界里纵横驰骋的张震,能否另辟蹊径,在悬疑文学、影视领域取得同样的成功?至少从张震夫妇的回答中,人们能感受到他们的踌躇满志。

张震:把鬼故事讲到电影里

张震。

腾讯文化张中江 发自北京

和张震的采访约在二环边上的一个咖啡馆。一边听着街对面广场舞嘹亮的乐曲,一边梦幻好听名字听着他讲故事磁性的声音,让人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又穿越到了那个广播的黄金年代,那个满大街都是“张震讲鬼故事”盗版磁带的年代。

1997年,24岁的青年张震,在辽宁人民广播电台开办了一档名为《张震讲故事》的节目。最初各种故事都讲,后来鬼故事逐渐成为招牌。一时间,张震讲鬼故事,成为很多学生的睡前必修课,甚至整个宿舍一起听。张震火了,媒体采访也随之而来。直到今天他依然还记得,当年北京某报纸对他的整版报道。

2001年,凭借这档节目积累了人气的张震,决定到北京发展。为何选择从一个收入稳定的体制内单位离开,到陌生环境打拼?多年以后张震淡淡地说:“往低了说只是放弃了一份工作,往高了说决定了我们的人生走向”。事实上,促成他南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妻子 当年的同事小静。这个姑娘笃定地相信:张震的天地绝不只是沈阳。而今小静担任着张震经纪人的角色,整个采访中,她都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待。只有在张震滔滔不绝讲话需要喝水时,才快步去添了两次水。

初到北京的那段日子无疑是困难的。全新的环境中,过去的很多资源都无法利用,“相当于我们靠自己发行了一张专辑”。面对现实与理想的落差,他曾经问过自己,“张震讲故事”这个品牌还有价值吗?又是小静的支持帮助他们度过了难关。今天回头再看那段日子,张震十分坦然,“也没那么辛苦。那时我帮电视台做主持,一个月也有一万块吧。”幸运的是那之后,手机增值业务为张震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他曾经对媒体表示,“如果单说这块儿的纯收入,我可能比很多国内大牌歌星赚得都多。”

2013年3月,张震开通了微博。那之前的很多年里,他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以至于有忠实拥趸猜测:张震是被自己的故事吓死了吗?这个桥段也被他用于自我调侃。真实生活中的张震胆子其实挺小。夜晚笼中兔子来回跳动的声音,经常会吓他一跳。

张震一直都不用手机。他说这是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 “在不太过分的情况下,包裹一下自己。我出小说,短篇、中篇、长篇,现在还有电影这样的新平台。这些年我把自己包裹起来,好让自己在创作能力上有一个提升。”

从有声产品转到小说创作的过程,在张震看来是水到渠成、非常自然的,“我本来就是中文系的嘛”。贾平凹、丹 布朗等中外作家,都是他平素所喜爱的。从2008年开始,张震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失控》、《失踪》及惊悚故事集第一季《牙印》。2014年底,他的另一本故事集《头发》也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谈到自己图书的市场反应,张震说还不错,但不太方便透露销量。

与并不景气的出版市场相比,电影显然给了张震更大的舞台。由两位明星任泉、李冰冰担任出品人的“张震讲故事”系列大电影计划拍摄十部。其中第一部《张震讲故事之鬼迷心窍》已于日前上映。张震不仅在其中献声,还客串了一个角色。尽管影片最终18天两千万的票房,远不如片方此前的宣传,但在普遍中低成本的国产恐怖片市场,这个成绩倒也并不令人意外。

张震也在微博上贴出了自己去看电影的照片,也许那是在开场前或者散场后拍的,整排座椅只有他一个人。这个场景,多多少少会让人想起曾经的文化偶像崔健,其最新影片《蓝色骨头》票房可以说惨不忍睹。“张震讲故事”的首部大电影虽然情况要好得多,但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重”的当下,往日在电波世界里纵横驰骋的张震,能否另辟蹊径,在悬疑文学、影视领域取得同样的成功?至少从张震夫妇的回答中,人们能感受到他们的踌躇满志。

为了宣传新片,一向深居简出、在家带娃的张震,最近又开始接受媒体采访。通常以声音示人、隐藏在电波背后的张震本人,看起来还有点萌,波浪状的头发,略圆的脸型,说话总带着笑,实在很难让人把他和恐怖联系在一起。然而聊到他平时的创作,氛围不知不觉诡异起来,“这有一个指甲尖冒出来,但肯定不是您的手……”熟悉的声音,提醒大家注意:从前那个深夜里的恐怖故事王者,又回来了。

对话张震:中国传统文学不太讲究故事的逻辑性

腾讯文化:当年你在辽宁电台的节目非常火,怎么想到要辞职自己发展呢?

张震:那是2001年的事情。当时想再出一张专辑,想办法走出去。这个“走出去”是两方面概念:一个是走出体制,另外就是让这个品牌走出去,慢慢变成一个全国性的品牌。于是我们就决定离开辽宁电台。这是我们事业的全新起点。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做的规模也并不是那么大,但这一步很关键。所以提到离开电台的初衷,往低了说其实只是放弃了一份工作,往高了说是决定了我们的人生走向。我们决定自己来做这件事情。

腾讯文化:你后来出了好几本书,为什么想要做书呢?图书市场也不是特别景气。

张震:首先这是一种创作上的需要。如果从一个作家的起步来说,我应该算是短篇起步的。做有声都是短篇,不太适合做长篇,尤其是《张震讲故事》。《张震讲故事》之所以很多人愿意听,愿意传播,说明一个问题,大家对它的收听是比较专注的。我们知道广播有一个很大的特质是伴随性收听。但我觉得《张震讲故事》不是,很多人会专心致志听完一个故事,就像看一部电影,或者看一部剧一样。它有独特的情节性,情节性很强。大家去专心致志地听一个故事,时间就不会太长,耳朵的耐心是有限的。所以我做的有声作品很少超过30分钟。

我做有声的短篇创作,多了之后,自然要在创作上有需求,希望写更长的故事。而且我觉得就呈现的状态来说,它越来越像小说,所以自然就开始写小说。我觉得这是一种创作上的需要,也是一种经验的积累。即便我们知道小说出版的市场不好,我依然会做下去。

就比如说你拿到的书,这是中短篇的合集。我想以后如果精力允许的话,每年推出一本。老实讲我把出版当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没有更多从经济利益上去考量。我觉得一个写故事的人,可以不受任何形式限制地把你想到的故事呈现给大家,出版小说是最棒的方式。小说是非常个人化的东西,我是很享受的。

腾讯文化:如果你发现图书没有广播的传播面那么广,会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

张震:没有,完全没有,这方面我的心态真的很好。而且有两点我是有信心的。第一我相信我的审美,因为我是一个影迷,也是一个小说迷,我几乎每天都在看小说。

第二,我对我的作品有信心。它的市场也许未必那么热烈,但这个不重要,那个是我不能左右的。

腾讯文化:从早期到现在,你在文学创作上会注意哪些方面?有什么变化?

张震:我可能更重视它人文意义的层面,早期可能单纯的娱乐性比较多一些。尤其是你知道写悬疑、惊悚、恐怖类的作品,它的娱乐性很重要。它的博弈性也特别重要,所谓博弈性其实不管是恐怖作品、惊悚小说,我觉得本质上都是悬疑小说。它需要有一根强有力的悬念线来牵引着读者,这根线拽着人们必须探究某件事情的起源往回走,或者紧紧地抓住一些关系人物下一步的命运。

你在读者前面所抛出去的每一个信息点,你的情节进展到哪一步,必须要让人家有故事体验的快感,这是故事所谓的娱乐性。我以前考虑这方面多一些,现在我觉得对人文意义比以前考虑得多。

腾讯文化:你的作品最近被改编成电影,具体是怎么参与的?

张震:悬疑、恐怖、惊悚类的作品改编影视剧,它贴合度一定会更高,因为情养生饮食网节性比较强。最大的悬念牵引着作品,就导致一点,这个故事的逻辑链条相对严密。为什么它跟影视的贴合度高?因为你无法太放肆地去改编,很多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小小的细节,一个小小的道具看似不起眼,可能跟后面包袱揭开有巨大的关系。

这部《张震讲故事之鬼迷心窍》,我首先和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编剧徐正超,深入地探讨了很长时间,选出了他认为比较满意、很来电的作品。作品选完之后我们又在一起谈,怎么来视觉化呈现。其实不管是小说有声作品还是影视,本质上都是故事。但是他它们信息传递的侧重点不同,打个最碧昂丝经典歌曲简单的比方,小说心理刻画多一些。当我的心理刻画到位之后,情节的过渡就很自然,人物的动机就很充分。电影不行,你再高明的演员,卓别林来了也不可能用那么一两个动作或者表情把那么复杂的心理表现出来。他要外化,这就是信息传递的侧重点不同。

我给他提供我的想法,包括我的故事精神,首先必须讲好一个故事,所以任何一个情节不要马虎。悬念你可以拎起来,但必须要踏踏实实放下去。

腾讯文化:哪些文艺作品曾经对你有过影响?

张震:很多,首先我是一个超级影迷,很爱看电影,看小说。比如说斯蒂芬 金,很多东西中国人看起来会觉得很晦涩。他是用现实主义的笔法写恐怖小说,但他对小说信息确切性的要求,比国内很多现实主义作家都要高。这样的作品你看起来很过瘾。因为你想讲故事,有一个最低的要求,故事讲得要像。其实故事讲得像也是最高境界。我觉得小说应该像斯蒂芬 金这样写。恐怖小说你如果不用严肃的态度去对待,可能变成一件不是那么正经的事。恐怖要让人紧张,让人恐惧,这是斯蒂芬 金给我极大的启发。丹 布朗有一个叫《骗局》的小说,信息传递有巨大的技巧。他跟斯蒂芬 金不一样,他更擅长讲知果索因的故事。

腾讯文化:无论是斯蒂芬 金还是丹 布朗都是国外的。中国古代的恐怖小说,有没有给你灵感?

张震: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学不太讲究故事的逻辑性。打个比方,比如说《西游记》有很多章节,遇到了各种神怪,在最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发现他是如来佛、菩萨的什么什么。其实从真正的故事创作角度来说,逻辑性是有欠缺的。这是典型的解围之神。师徒四人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应该有一个具有智慧感的拐弯,但书里是一个硬转弯。在我看来,这是创作很不成功的表现。

再比如说《聊斋》,也有一些章节可借鉴性差。我觉得它不太强调故事逻辑上的智慧力量。蒲松龄最闪光的地方在哪呢?他试图把这种鬼故事,上升到社会学的层面和人文的层面来,提高了这类文学的分量。这是他对鬼故事的最大贡献。

腾讯文化:刚才你也谈到看丹 布朗和斯蒂芬 金,我们知道现在国内也兴起了写作培训。恐怖、悬疑文学是否也具有一定规律性?

张震:恐怖和惊悚类的作品无非是写两点:要么是写逝者的不甘,要么是写生者的不智。(具体到我,),首先要从一件事的灵感发芽。打个比方,我们俩在这聊天,我总是隐约看见有一个指甲尖从这(笔记本的后面)冒出来,但是肯定不是您的手。我总试图抓住它。这可能就是一个灵感,生活当中一个实在情节的变形而已。但这个灵感距离故事很远,可能过两天就忘了。也可能我就觉得它跟我太有感觉了,印在脑子里了会发酵。我就慢慢想,想出主要的思路来,就是我要的那个故事核。

我要讲的可能是一个死去的人,他因为不甘心,所以总试图在别人的电脑上打文章的故事。或者我要写的是,一个神经高度紧张的作家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总是产生那样的幻觉。原因是因为他一个朋友曾经割腕自杀。总之一个从屏幕后来冒出来的指甲尖,会引发我的各种发散性的思维。

最终有一句话我觉得会触动我,就是我要的故事核。我会丰富成一个框架,拉好提纲。当提纲拉好的时候,我基本就确定这到底是一个短篇小说、中篇甚至是一个长篇了。它已经是一个故事了,剩下的只是呈现的问题,我要用合适的文字呈现出来。我是这样创作的。

腾讯文化:生活中你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吗?

张震:非常小。

腾讯文化:有什么情况会吓到你?

张震:我很容易被吓一跳。打个比方,我们家有一个小花园。笼子里养了一只兔子,有的时候晚上半夜11、12点的时候,我会到外面抽一只支烟。那只兔子听到声音,在笼子里面来回跳,我经常被那个声音吓到。即便知道是兔子,但是它再跳一下我还是会害怕。还有走夜路的时候,我一定会比较紧张。

腾讯文化:紧张什么?

张震:基于安全性的紧张。晚上走在街上,我会观察周围的人。走在楼道里,或者很黑的地方,也有一种很莫名的恐惧,怕遇到什么东西。

腾讯文化:你会给孩子讲自己的故事吗?

张震:不会,太小了。但是我晚上经常给她讲睡前故事。我讲得很生动,还会做声音表演。我会说大象来到猴子面前,猴子很紧张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腾讯文化:你觉得你的故事,听众年龄是什么样的?我记得你在采访里说是15到40岁的年龄段。

张震:年轻人会愿意听,年龄段我没有具体统计过。本身这些虽然是恐怖故事,可能也会有超自然的成分,但都是很善意的。我老是劝人向善的,即便写了人性的恶,也不纵容他得意(妄为)。

腾讯文化:是不是集中在学生群体?

张震:大中学生、青年人、白领、蓝领、广大的农民工朋友,你知道这是鬼故事的主要受众群体。校园流行鬼故事,写字间流行鬼故事。年轻人跟这类文学有天然的契合性,尤其是这种有声故事。它的听觉刺激或者听觉体验的快感,年轻人可能更愿意享受。

腾讯文化:你刚才也说你的故事很小的孩子不太适合听,是不是包括有声也好,尤其是影视,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分级制度,让小一点的孩子避免接触到?

张震:应该是这样的。《张震讲故事》有几年不录新作品了。如果再录的话,我可能会录这样一句话:本作品含有悬疑及惊悚成分,请对此不适或者机动车驾驶者谨慎收听。至于年龄我倒没有过多的考虑。对此不适就包含了年龄,太小的人对这个东西是不太www.jcqm001.com适合的。

腾讯文化:还想请你讲讲当年做广播节目,听众很多时,你的心理是怎样的?

张震:其实当时不能说和现在的生活形态有多大变化。当时会有采访,受关注很高。第一张专辑发表的时候,很多人要签名,来信。但我更看重自己的作品被认可。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张震可以不是明星,但是我希望我的作品是明星。那个时候在辽宁出了名之后,我还是愿意把自己关在录音棚里。我喜欢待在角落里,作家最安全的地方是在角落里看着大家。

腾讯文化:出名给你带来了哪些变化?

张震:那时候还很年轻,生活上是有一定变化的。收入会增加,而且会有一些额外的收入。你知道作为一个地方名人尤其做主持人,当年会拿到本地区我不敢说最高,但是是非常高的收入。收入会有改变,社会地位会有改变。大家提到辽宁电台,首先会提到《张震讲故事》。

腾讯文化:我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怀念那个平台?

张震:会。

腾讯文化:那个年代的辉煌,你觉得在大银幕上还能重现吗?

张震:我是觉得各个年代有各个年代的特点。当然那时候看起来是很辉煌,也真的很辉煌。但是怎么说呢,您说当时知道《张震讲故事》的人多还是今天知道的人多?今天知道这个作品的人一定比当年多,只不过不会像当年那样显性。你说今天会不会有那样辉煌,我可不敢说。但是今天我觉得认识这个品牌的人,听过、传播过这个作品的人,一定是当年的数量所不能比的。今天它有机会变成电影,用娱乐链条当中最高的一级链条来呈现我的作品,这个当年也是不敢想象的。至于这个电影拍出来怎么样,因为你知道国内恐怖片起点比较低,我也不敢说拍出来多么多么好,我也很忐忑。但是毕竟有了第一步,有了第一步我们就有了做下去、做好的可能。

腾讯文化:你说刚到北京时曾经有动摇,觉得这个品牌是不是要坚持下去。那个时候是不是有很强的失落感?

张震:会有。我们是希望在出版市场有一番作为的。但市场不景气,不是《张震讲故事》的原因。当时确实有一些动摇,但后来马上就有了新的传播方式和新的商务合作,新的赚钱方式。我们可以生活得不错,作品也在传播,我有精力做我喜欢做的事 写小说。

那时候的失落感,我觉得是一种创业通常意义上的失落感,怀着豪情创业的人通常都会有这种失落感。自己出来干每一件事都是不容易的。但你要说多困难,甚至吃不上饭,那没有过。有一段时间我在北京主持电视节目,一个月一万块钱。那是为了生计的,出来之后本来不打算做主持人的事情,为了生计也去做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500*200,创建于2012-3-22广告位